當夜幕籠罩下來時,烏鎮西柵的燈光也亮起來了。
  西柵的燈光不是五彩繽紛、閃閃爍爍的霓虹燈,西柵的燈光是穩定的、朴素的、寧靜的,如同蹲在河埠頭上洗衣的水鄉女子。西柵的燈光不是那種照得街道亮如白晝,游人鬚眉畢現的華燈,西柵的燈光是隱約的、黃黃的、像是一輪暈月,只是將石板路、馬頭牆、石拱橋、河埠臺階勾勒出輪廓,而將這些東西承載著的古老而動人的細節,蘊藏在薄暗之中,讓人去細細尋找而品味。
  西柵的路燈,形如一盞菱形宮燈,但去掉了一切精細複雜的彩繪和流蘇什麼的裝飾,簡單而素凈地抱著一團柔和的黃光。照得亮的地方少,留著暗影處卻多,來往游人影影綽綽的,投在石板路上的影子混混沌沌的,卻讓兩邊隔扇門窗透出的燈光,通透明亮,那些精緻鏤空的雕飾,像一幅幅裝飾畫似的凸顯出來。走在這樣的石板路上,如同行走在畫廊中。
  臨河的水台、長廊、茶樓的燈光,齊齊跳入河中。白天所見的暗淡遲緩的河水,頓時生動鮮亮起來。部分烏黑的河面,將燈光的倒影映襯得比岸上還要明亮。河水在悄悄地蕩漾和靜止,於是燈光的倒影一會兒被搖成一片片碎影,一會兒又聚攏成一串串珍珠。佇立在石橋上,仿佛是在看一場河水與燈光相互追逐撲打的游戲。
  河上的宋家橋、通濟橋、仁濟橋等單孔石橋,被燈光投下了半輪倒影,然後一虛一實的橋拱,擁抱成一輪“圓月”。燈光屬於冷色調的,於是那“圓月”明亮如銀,又清冷似霜,宛如深秋的圓月。而那座建有亭閣的別緻的雨讀橋,則是另一番場景:燈光照亮了“雨讀橋”的匾額、以及亭閣里的推窗和美人靠,卻又有片片暗影。遠遠看過去,仿佛是古人的一間書齋,燈火煢煢中,將出現一個美麗的狐狸精,為書生添香磨墨。
  西柵燈光最明亮的地方,當屬水上戲臺。戲臺上燈光明亮如晝,兩邊水閣華燈齊放,高低錯落,於是水面上的燈光投影一片片、一串串、一層層。水上水下的燈光交相輝映,使戲臺晶瑩剔透,如同天上宮闕。戲臺上演員的藍褂紅袍,在燈光中顯得十分艷麗;稍顯生硬的唱腔,越過粼粼水面後,變得柔美而婉轉。
  在西柵的燈光中,少見傳統景觀符號的紅燈籠,大多是LED光源,以上射、下射、掠射、泛光、勾勒、點綴、渲染等照明設計和佈置,將西柵妝扮成既有傳統的韻味,又有現代的氣息。而千年古鎮烏鎮,從此擁有了一顆璀璨的夜明珠。
  王鳴光
  (原標題:西柵的燈光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公司

ta70tapaz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